.本站动态
  [置顶]严重声明!!!
  【置顶】宁波启点心理咨询·
  【置顶】家庭婚姻情感咨询直
  家,你呵护了吗?~国际家庭
  免费心理咨询
  如何面对疫情下的情绪(20
  抗击疫情,我要做……(20
.咨询指南
  心理咨询师职业道德
  什么是心理咨询
  什么样的人需要做心理咨询
  如何选择合适的心理咨询师?
  心理咨询的形式
  如何找到我们
  收费标准
.在线调查
 

 

在外打拼一年 "回家"成了敏感词(宁波晚报)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年1月20日宁波晚报 A6版
  (
记者 童程红 通讯员 郭军)
   
农历新年就要到了,广大企事业单位相继公布了春节放假安排。对于在外打拼的人来说,回家无疑是充满吸引力的。然而,也有人为回家的事头疼,不是经济所困,也不是工作所需,只是因为“回家”这件事“压力山大”。

  近期,在我市一些心理咨询机构,这一类求助者也多起来了。

  夫妻为回哪个家闹红脸

  陈先生原籍山东,大学毕业后就在宁波开了一家外贸公司,事业很快上了轨道。前两年,他的小家也安在了宁波。妻子邓女士,是一名地道的宁波姑娘。婚后一年,夫妻俩有了个可爱的儿子,邓女士就辞职当了全职太太。

  夫妻俩感情很好,出门都是手拉手的。但是最近,他们因为回家的问题产生了矛盾。陈先生认为,妻子没有收入,自己一人撑起了一个家,过年了妻儿应该跟自己回山东看望公婆。而邓女士认为,自己是独养女儿,当然要留在宁波陪父母。另外,自己虽然没有外出工作,但同样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,丈夫不能光拿钱来说事。

  为此,夫妻俩大吵了一架,都说对方自私。之后就陷入了冷战,找到心理咨询师时,他们已经整整一周没和对方说过一句话了。

  宁波启点心理咨询中心主任高明霞说,夫妻俩一方是外地人,或者双方都是外地人,但来自不同地域的,逢年过节,回哪个家就成了问题,处理得不好,双方老人不高兴,夫妻间的感情也会很受伤。

  对此,夫妻俩需要换位思考,达成共识,必要时候,还可以定下协议。以陈先生和邓女士为例,可以规定,一年回山东,一年留宁波。也可以考虑,将男方父母接到宁波过年,或是让女方父母一起去山东过年。如果过年时候“亏待”了某一方的父母,平时就要想办法弥补。

  当然,陈先生不能以自己养家为由,要求妻子跟自己回山东老家,这是一种非常大男子主义的表现。他要认识到,虽然妻子没有出去工作,但操持家务、照顾孩子,让丈夫没有后顾之忧,同样是对家的贡献。

  一盒盒保健品代替儿女回家

  李小姐今年29岁,老家在安徽,现在宁波一家金融机构从事行政工作。奔三了还没有对象,平日电话里,父母没少说她。李小姐寻思,过年回家,父母还不联合三大姑八大姨的亲戚轮番轰炸?

  无独有偶,李小姐的同事、28岁的季先生,也因为没有对象而不敢回家。季先生说,自己家在农村,同村的年龄相仿的小伙子基本都结婚了,有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。父母一年比一年急,今年更是撂下一句,没有女朋友就不要回来了。

  李小姐和季先生同病相怜。思来想去,两人都决定不回家了,而是给父母寄一些保健品和御寒衣物,也算尽了一点孝心。于是,李小姐给父母买了铁皮枫斗、阿胶和羊绒衫。季先生则给父亲带了两瓶好酒、两条好烟,又给母亲买了一条金项链、一枚金戒指。

  最近半个月,高明霞接连碰到了多名求助者,都是因为对象没着落而不敢回家。其中一人已经买好了车票,却最终退了票。

  “因为单身而引发消极情绪的求助者分两类:一类是自己急,父母也急;一类是自己不急,父母急。”高明霞建议,前者既要提高自身的素质,也要调整内心的期待,这样才能早日找到条件及心理上都“门当户对”的人。后者多是从农村出来,但在城市工作多年,让他们对于婚姻这件事多了一些从容。但是,父母仍受传统观念的影响,双方因此冲突不断。

  对于后一类人来说,重要的是多与父母沟通,争取他们的谅解,同时提高沟通技巧,必要时候,不妨脸皮厚一些、嘴巴油一些,用“好事多磨”、“好饭不怕晚”等说辞应对父母的逼问。

  没有豪车,他觉得回家没面子

  成先生今年36岁,原籍江苏,在宁波一家服装制造企业里担任中层干部,年薪近15万元。妻子贤惠,女儿听话,但他却不敢回家,因为,他觉得自己混得不好,回家会被亲友和同学笑话。

  成先生回忆,去年过年回家,参加了一个高中同学聚会。其中有几名同学,开的是豪车,抽的是雪茄,一副老板的派头。由于成先生高中时是班长,大家仍一口一个班长地叫他。那两个字,成先生听着特别刺耳。

  今年,成先生还是没有豪车,抽的也是普通的“利群”。他说,吃一堑长一智,自己过年就不回家了。反正宁波和江苏离得也近,平时回去看看就行了,何必非要过年时去凑热闹呢?

  民间有句俗话,到了年底,女的愁嫁,男的愁钱。心理咨询师认为,这是有一定道理的。以成先生为例,他就是认为自己“混得不好”,所以才不愿意回家。在外地打拼的男性身上,这种心理状态很常见。

  成先生的问题,在于一直都是以外在标准作为自己成功与否的参照。他的同学中,有老板,也有普通职工,但他的眼光,始终都盯着那几个发达了的人身上。成先生认为,自己以前是班里的班长,现在也该是群体中最优秀的那个人。这种不合理信念,让他活得非常累。同学间叙旧的聚会,在他看来,成了攀比的场合。一旦不如意,就会产生强烈的挫败感。

  成先生要做的,就是调整自己的认知,以当下为起点,和自己作比较,设定多个短期目标,加强自我暗示和自我鼓励,让自己能真正开心地工作和生活,也能坦然面对回家这件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