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本站动态
  [置顶]严重声明!!!
  【置顶】宁波启点心理咨询·
  【置顶】家庭婚姻情感咨询直
  2020春节假期公告(20
  感恩你我(19.11.28
  我和我的祖国(19.10.
  教师节不再送礼(19.9.
.咨询指南
  心理咨询师职业道德
  什么是心理咨询
  什么样的人需要做心理咨询
  如何选择合适的心理咨询师?
  心理咨询的形式
  如何找到我们
  收费标准
.在线调查
 

 

误信"勒颈产生快感"90后少女失手勒死闺蜜(现代金报)
 

   

误信“勒颈产生快感” 90后少女失手勒死闺蜜
记者发现网上有上百网友求勒找刺激
专家称该游戏无科学根据,千万别冒险尝试
  一条花一般的少女生命,一段本该绽放的灿烂青春,却因误信一句“勒颈使人产生快感”的网络信息而消失殆尽。昨天,宁波中院判决一起故意杀人案,小林因勒颈导致好友小李死亡而被判刑。然而,案件背后,记者调查发现,现实生活中,真实存在着这样一个群体,他们通过勒脖子的方式,来寻找快感。 
    ︻情景再现︼
    网上得知勒颈产生快感
    90后无知少女亲身尝试
    小林是江西人,1992年出生。她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小李,比自己小一岁。
    高中毕业后,她们结伴来宁波打工。找到工作后,她们又在工厂附近租了一间不大的房子同住。平时,她们形影不离,总是一起吃、一起睡。
    去年9月的一个周末晚上,小林用手机上网时,无意中看到了这样一条信息。信息中,简述了几种不为人知的易令人产生快感的方式,其中有一句便赫然写着,“用绳子勒脖子会让人产生快感”。
    无聊的她们当即对这句话产生了兴趣。小李随即提议可以轮流尝试玩这一“游戏”。于是,她们翻找出一条裙带作为勒脖子工具,并商议决定若受不了了便当即停止。
    随后,两人面对面躺在床上。小林缓缓地将裙带缠绕在小李的脖子上。裙带越绕越紧,小李却没有任何异样。见状,小林便慢慢地将裙带越勒越紧。 几分钟后,小李开始大声呼救,一边挥舞双手挣扎,一边尽全力呼喊着“救命”。当时,房间里关着灯,小李的反应又很突然。怔愣之下,小林只是松开了紧拉裙带的双手,却没有帮小李解开裙带。“我以为她找到快感了。”事后,小林这样描述自己当时的第一反应。

    “危险游戏”致同伴惨死
 
    少女以故意杀人罪被判七年
 
   小林松开双手,蓦然发现小李已经不动了。她紧张地推了推小李,依然没有动静。这下,小林真的慌了。她不断轻声呼喊小李的名字,又不停尝试各种她能想到的救命方法。可是,小李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,纹丝未动。
 
    这时,小林才彻底地害怕、后悔了。想到可能因此承担的后果,她找出了一把刀,对着自己的手腕割了下去……天初亮时分,小林慢慢从昏迷中苏醒过来。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一想到父母和死去的小李,虚弱中,小林拨打了同事电话求救。小林被医院抢救成功后,看到了小李的法医鉴定书,上面清晰地写着“系外力作用颈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”。凶手不是别人,就是小林。
 
    宁波中院审理认为,小林明知勒颈会造成死亡后果,仍以裙带勒颈的游戏方式帮助被害人寻求刺激,当被害人呼救时未及时采取有效措施予以施救,造成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,其主观上具有放任死亡结果发生的故意。最终,鉴于小林的自首情节,以及其亲属积极代为赔偿小李家属经济损失、得到小李家属一定程度谅解的情节,宁波中院最终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小林有期徒刑七年。

    ︻记者追问︼

    百度贴吧上百网友求勒颈
  
  医生:勒颈产生快感纯属无稽之谈
    小林是从网上看到这个勒颈游戏,那么,是否真的存在这种游戏?
 
    昨天,记者在网上寻找一番发现,在百度贴吧中,居然真有一个勒脖子吧。在这个贴吧中,记者看到各种求勒或者勒别人脖子的帖子。记者粗略地统计一下,这个贴吧约有768篇帖子,其中的会员人数更是超过百人。那么,勒颈是否真的能给人带来所谓的快感呢?
 
    听到这个游戏方式,宁波市第一医院副院长陈晓敏无比惊讶。“怎么会有人玩这种游戏,实在是太危险了。”陈晓敏说,勒颈带来快感,根本是无稽之谈。“当脖子被勒住时,首先造成的是气管阻塞,从而导致呼吸进不去,大脑出现缺氧,1分钟后,人就会失去知觉,心跳就会停止,一旦抢救不及时,人就会死亡。”

     致命游戏为何有人冒死尝试?
 
    心理学家:空虚寂寞导致心理扭曲

    既然这个游戏并不会产生快感,又如此危险,为何还会有人尝试?
    对此,宁波启点心理咨询中心主任高明霞仔细分析后找到背后的心理问题。“现在的青少年,尤其是90后,生活相对比较单调,又过分依赖从网上获取信息,现实经验较少,很容易轻信这些东西。”高明霞说,看到有人这样做,就会有想去试试看的冲动,但究其本质是生活的空虚和寂寞,感觉生活中缺少激情,从而导致的心理扭曲。

     现代金报 A12
    (通讯员 贺磊 万仁赞 记者 郑振国 实习生 张蓓蕾)